a¢3ù/條ùðžØ¿ðúU%†¼;:yÑ_vÎçaÁvîfg¶ïϞVîó½ï÷ß©- ×ŠÅþ¸ ÈR#Öbê‹Í–!˜zÙc¿ü‚ÔDá[{ÃP³€œ·3ïÛgÃæ?t¶}6 µÏ6À|ûl˜¿‹ ó—·aäòìîO‡m[‡ù#CÂ/'!”Γ´¬ÎðI—-†ßà$íì$’7Â$í# ’7yHÉ[¾ópCªKÔ¶m…‘þi/U¹Bût °· ̏ #w*Ò¡9ràKÁ¾†[email protected]îtbäN…ù½u¥ý5a¨ÝÀ²êÌÛvo‡t‡4ól$šyدKì2¯Ã0ã¯ÿ ]êøøâû“›ù Í0j®KF«V¿Ø¿U ©6Aäïƹ†IÓñvö§P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3-01

无需安装任何插件

a¢3ù/條ùðžØ¿ðúU%†¼;:yÑ_vÎçaÁvîfg¶ïϞVîó½ï÷ß©- ×ŠÅþ¸ ÈR#Öbê‹Í–!˜zÙc¿ü‚ÔDá[{ÃP³€œ·3ïÛgÃæ?t¶}6 µÏ6À|ûl˜¿‹ ó—·aäòìîO‡m[‡ù#CÂ/'!”Γ´¬ÎðI—-†ßà$íì$’7Â$í# ’7yHÉ[¾ópCªKÔ¶m…‘þi/U¹Bût °· ̏ #w*Ò¡9ràKÁ¾†[email protected]îtbäN…ù½u¥ý5a¨ÝÀ²êÌÛvo‡t‡4ól$šyدKì2¯Ã0ã¯ÿ ]êøøâû“›ù Í0j®KF«V¿Ø¿U ©6Aäïƹ†IÓñvö§P选集播放

a¢3ù/條ùðžØ¿ðúU%†¼;:yÑ_vÎçaÁvîfg¶ïϞVîó½ï÷ß©- ×ŠÅþ¸ ÈR#Öbê‹Í–!˜zÙc¿ü‚ÔDá[{ÃP³€œ·3ïÛgÃæ?t¶}6 µÏ6À|ûl˜¿‹ ó—·aäòìîO‡m[‡ù#CÂ/'!”Γ´¬ÎðI—-†ßà$íì$’7Â$í# ’7yHÉ[¾ópCªKÔ¶m…‘þi/U¹Bût °· ̏ #w*Ò¡9ràKÁ¾†[email protected]îtbäN…ù½u¥ý5a¨ÝÀ²êÌÛvo‡t‡4ól$šyدKì2¯Ã0ã¯ÿ ]êøøâû“›ù Í0j®KF«V¿Ø¿U ©6Aäïƹ†IÓñvö§P剧情介绍

不过这些人还不是傻子,知道分散开,不然一炮轰过来,所有人都完蛋了。。

少年想不明白,只是不断地努力想要站起来,却感觉自己的背上好像压着一座大山。

 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没问题!”陶秉赣愣了一会儿,猛然间抬起头来,对着秦渊说道:“秦门主放心,只要秦皇门能够给我们这些古武世家提供足够的保护人马,让我们的地产族金没有被强人掠夺的可能,我陶秉赣愿意第一个将自己家的家丁人马全部遣散或者是交给秦皇门打理,当然了,与之相对的,我希望秦门主至少要给我陶家安排一个九阶武者以上的高手来保护家门,顺便培养一下我们陶家的下一代,毕竟,我们这些古武世家,虽 然只是茫茫古武世界当中的一枚底座,但是对于古武世界还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希望秦门主体谅一下老夫望子成龙的心情!” “没问题!”秦渊微微一笑,对着陶秉赣说道:“只要陶家主愿意将自家的家丁交给我秦皇门打理,这些小事统统不是问题,从此以后,秦皇门就是这些人才的家,我秦渊会像对待秦皇门的兄弟一样,对待陶家的家丁的 ,同样的,对于陶家的后人,我秦渊也会亲自调教,本城主虽然无能,但是至少也是初阶大武师的级别了,相信陶家主心里应该清楚吧!” “是是是!”没想到秦渊已经成为了大武师了,陶秉赣的脸上顿时出现了惶恐的情绪,如果秦渊是大武师的话,那么他手下的人马肯定会进步飞速,从而形成一个坚实的古武门派的网络,而在这样的网络当中,陶家也 许也可以打入进去,成为秦皇门体系中的一员,这对于陶家的未来来说或许是一件足以改变命运的大事了! “我等也都愿意跟随秦门主!” 看到固原古武世家当中最强大的陶家家主都松口了,其他的家主自然是乖乖认命,虽然那心有不甘,但是也知道形势比人强的道理,一个个脸上喜笑颜开,仿佛得到了多大的好处一样! “既然各位都如此深明大义,我秦渊就干了这杯酒,谢谢各位了!”秦渊微微一笑,站起身来,从身边的桌上将一杯酒端起来,对着众人一饮而尽,众人纷纷叫好,脸上露出激动的笑容来,一边坐在上首的陶秉赣却忽然站起身来,摸着几有些疏落的胡须说道:“既然秦门主 已经成为了初阶的大武师了,不知道可曾想过到何处去将自己的古武神兽召唤出来呢?” “不知道陶家主可有好去处?” 秦渊微微一愣,看着眼前的陶秉赣有些好奇,刚才自己可是明显的看出来陶秉赣心中的不悦,如今忽然说出这样的话,似乎让人有些怀疑他的用心! “好去处不敢讲,只是在下年轻的时候曾经目睹过一位初阶古武者召唤古武神兽的场面,至今记忆犹新,所以希望能够给秦门主一点廖薄的建议!” 陶秉赣咧嘴一笑,满怀信心的说道,后者闻言一愣,低声说道:“还请赐教!”“不知道秦门主可知道城西中和山后面的小沼泽地,那地方四季如春水流冬日不冻,遍地沼泽无处下脚,但是却有神兽异畜出现,正是大武师级别的高手搜罗召唤兽的好地方,如今冬日严寒,四处萧条,秦 门主最近还实行了坚壁清野,想必不少在固原附近的神兽都无处遁形,于小沼泽地集合呢,秦门主这个时候去召唤神兽,肯定会得到上佳的古武神兽呢!” 陶秉赣幽幽的说着,众人的心思顿时热络的起来,看着秦渊一身白甲帅气逼人的样子,忽然觉得陶秉赣不愧是固原城古武世家中的第一家,如此拿得起放得下,着实是一位高人了! “好!” 秦渊闻言一笑,对这陶秉赣说道:“今日时间有些晚了,明日一早,我跟着陶家主一起去小沼泽地寻觅伸手异畜可好?” “求之不得!”陶秉赣惶恐的点点头,紧接着就和疲惫了一天的秦渊作别,跟着自己的同僚们从秦渊的城主府中离开,转身就要回到家中,结果不出意外的,在家中没有呆上多长时间,五六家古武世家的家主就迫不及待 的登门拜访,和陶秉赣虚与委蛇了半天,总算是说出了心中的好奇:“陶家主,这口气你也忍得下去啊?”古武世家当中的严家家主严克烨一脸悲痛的开口说道:“这我们古武世家以前受贺兰会的压迫也就算了,称臣纳贡也是常理,大家互通有无,相互帮扶,贺兰会主上,我们主下,这都是多少年的规矩了,现在忽然来了个泥腿子出身的毛小子,上来就要将我们的财路和门路都断了,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没了走私的钱粮,我们能够斗得过那些比泥鳅还滑的奸商?没有能打的家丁,我们能保得住自己的万贯家 财?这不合适不是吗?”“哪有能怎样?刚才我不是亲自试验了一番吗?人家秦门主是打铁自身硬,就是有那初阶大武师的水平,我能怎么办?带着全家老小和人家拼命、估计我们这些二道贩子,三五阶的武者,到人家的面前,连一个回合都走不过去啊!你没听说吗?这家伙战场上拿着一个俘虏的长枪,就把谷蕲麻的肩头给捅穿了,一掌下去贺兰荣乐的半条命都快没了,结果我们昨晚上以为人家是回来养伤的,结果竟然是换了身 衣服就单骑出门救援耀州城去了,你说这等怪物,我能如何?”陶秉赣一脸淡然的说着,好像自己的心中全是苦涩一样,旁边的谢家家主谢奏屏无语的扫了一眼眼前的陶秉赣,直接拍着桌子说道:“我说陶大哥啊,你就别在兄弟们面前装了,你要是能咽的下这口气,我 谢奏屏的没给你做倒过来写还不成吗?说说看吧,你打算让这个毛小子吃点什么暗亏,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啊?只要你开口,我们谢家要钱出钱要人出人!” “你说的啊?” 陶秉赣冷然的看着谢奏屏,后者微微一愣,瞪大眼睛看着陶秉赣说道:“那当然了啦啊,我老谢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过?” “那就需要借助一下你女儿了!” 陶秉赣微微耸肩,用鼻孔看着眼前发愣的谢奏屏说道:“敢不敢啊?老谢,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你愿意让你的宝贝女儿出来牺牲一下吗?” “这个……要看是什么牺牲了……”谢奏屏愕然的看着眼前的陶秉赣,原本就是心直口快的那么一说,却没想到陶秉赣就像是在这里等着自己一样,直接说道:“不是什么大牺牲,就是现在让你将你的女儿送到城主府当中去当丫鬟,听说秦渊的老婆钱郡主可是怀了孕的身子,近来身体越来越疲乏了,你女儿天香国色,只要被秦渊看到了,就算是柳下惠也会起心动念的,当然了,以我对秦皇那张脸皮的认识,他肯定不会现在就动了你女儿的, 不过将你女儿安排在身边肯定不是大事,哪个英雄不希望自己身边多几个美女啊?到时候你女儿将我手中的这粒药丸放入秦渊喝的茶水当中,然后就没她什么事情了!” “这药丸是用来干嘛的?” 谢奏屏默默的望着眼前的陶秉赣,忽然有些后悔自己前来陶府当中询问,旁边的古武世家的家主们都冷笑着看着着急上火的谢奏屏,庆幸自己刚才没有第一个开口表态! “当然是让秦渊那厮出现幻觉的,不然的话,谁动得了手啊?” 陶秉赣晃晃脑袋,一脸的轻松写意,眼前的谢奏屏睁大眼睛,惊恐的对着陶秉赣说道:“这……这这这可是要杀了秦门主的打算?他可是秦皇门的门主啊!”“我们还是固原城的古武世家的家主呢,他想要了我们的命,我先要了他的命!秦皇门现在元气大伤,各路人马虽然都在秦渊面前乖巧的和猫咪一样,但是只要秦渊一死,秦皇门这种靠一个人的力量构建起 来的古武门派就会分崩离析,冰山瓦解,懂吗?到时候谁来了,都要敬畏咱们三分,没准贺兰荣乐和贺兰华胥都能够成为咱们手中的玩物呢!”陶秉赣冷哼一声,一脸坦然的分析着,将一张巨大的饼在众人的眼前画了出来,听着陶秉赣似乎深思熟虑过的想法,谢奏屏点点头,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但是这样一来,我女儿的名声可就坏了地了, 陶家主,如果此事要做的话,也可以,你先让你家公子娶了我女儿再说,聘书聘礼今天就要下达,之后我自然会将我女儿送到秦渊面前,委屈两天的!” “没问题!我那二小子想要你女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陶秉赣一脸从容的说道,哪知道对面的谢奏屏却脸色不善的摇摇头,瞪大眼睛看着陶秉赣说道:“不是你家二小子,是你家大小子,非他不可!” “他已经订婚了!” “舍不着孩子套不找狼,陶家主,这句话可是你说的!”谢奏屏阴沉着脸说道,后者问问一愣,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陈睦广的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问题,径直倒在了灰扑扑的地面上,黑暗笼罩了他的双眼,人生这条修罗之路,终于在这个不起眼的农家小院迎来了他的终点。…

秦渊也知道肯定不是陆强派人来的,可是听到林泽熙这个名字,却觉得有些耳熟。

“不行!我得跑!”

“你什么你,如果你不是贺兰荣乐的小姨子,为了秦皇门如今不再多面受敌,我连你一起收拾了!你个妖婆子!”



金城名看到铁山的手臂变形,哈哈大笑着后退出老远。

“哦?有意思,我想你现在脑子进水了吧,你觉得这种情况你还能杀得了我?”林严正不怒反笑说道,看着秦渊的目光时犹如看着一名小丑一样轻蔑。

此时还有无数的普通人在旁边,看到子弹风暴之后

此时鲁天峰和陈九坐在一张圆形茶桌边,茶桌是用一种昂贵红木雕刻而成,显然已经有些年份,两人一见到秦渊进来,当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只能慢慢的被母亲带动着,到了安然的床前。





 “额……贺兰会长,您怎么来了?”迟杉督猛地一愣,惊讶的看着跟在裴夫人身后的贺兰荣乐,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复杂,之前自己说过要站在贺兰荣乐这边的,但是之后的事情,自己却一件事情都没有给贺兰荣乐禀告过,现在忽然知 道贺兰荣乐已经知道自己和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聚集的地方了,迟杉督不免感觉一阵尴尬和后怕! “大家都不用行礼了,我们也都呆在一起有几天了,坐坐坐!”对着站起身来行礼的众人笑了笑,贺兰荣乐友好的挥挥手,一旁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也都乖乖的给两人闪开了一条道,让贺兰荣乐和裴夫人坐在火炉边上,一群人的目光闪动,不住的和自己人互相示意 ,对于贺兰荣乐的戒心之大,由此可见! “不知道贺兰会长前来何事啊?”路德韬望着贺兰荣乐的眼睛,故作镇定的说道,虽然心里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有些微妙,但是看着身边还和自己站在一起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路德韬知道,今天自己不出这个头的话,贺兰荣乐一旦掌握了主动权,自己分分钟就会被赶出青龙谷,虽然有哥哥路辉伽的营地可以去,但是骨子里和哥哥不是一路人的路德韬还是觉得,不到最后关头,还是不要挂上自家哥哥这条线的好,否则的话,自己可 能就要一辈子受制于人了! “当然是给各位指条明路了!”贺兰荣乐淡淡一笑,对于面前的路德韬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的恶意,如今的自己已经是全面主动了,这些黄府禁卫军都没有了主意,自己出言劝他们留下来,加上裴夫人的帮衬,贺兰荣乐觉得自己冒着风雪 来这一趟,应该是值得的! “明路?什么明路?”一边的胖信使惊讶的看着贺兰荣乐,虽然坐的距离贺兰荣乐很近,但是刚才在路辉伽的营帐中,胖信使可是清楚的听到路辉伽的话,一旦谷蕲麻军拿下固原城,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上次帮着秦皇门的贺兰 荣乐,如果贺兰荣乐想要招降自己的话,胖信使觉得,自己肯定不能答应! “当然是让各位加入到我贺兰会当中继续为朝廷效力了!”贺兰荣乐微微一笑,对着旁边的胖信使点点头,脸上没有任何的恶意,相反还有点感激的意思,毕竟,话从对方的口中问出来,自己说话的效果也好得多,不然和裴夫人一唱一和,多少还是会显得有些尴 尬的! “为朝廷继续效力?啥意思?我们在京城的父母兄妹不用受到此事的牵连了?”迟杉督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眼中充满了疑惑,虽然想要靠近贺兰荣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迟杉督更关心的还是自己尚在京城的家人,如果黄世杰发起狠来,再加上身体大不如前的黄王爷忽然 病逝,黄世杰顺利以世子的身份继承黄王府的话,那自己呆在京城黄王府庄园中的家人,肯定是会完蛋的! “当然不会!”手中握着李平举此前主动要求不参战的信件,贺兰荣乐脸上的笑容充满了自信:“诸位可能不知道吧,其实固原城的城主,也就是秦皇门的门主秦渊,如今的妻子就是当今吏部尚书钱韫栖钱大人唯一的女儿,虽然两人关系不睦,但是毕竟是一家人,之前秦门主和钱郡主将生米煮成熟饭,未曾请示钱尚书就进行婚配的事情,确实触怒了钱尚书的神经,但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们真的觉得对于此次秦皇门要面 对的灭顶之灾,钱尚书会让自己的女儿年纪轻轻就成为寡妇吗?不可能吧!” “您的意思是说,秦皇门这一次还能够创造奇迹,将两千谷蕲麻和沙鬼门的联军击溃?或者是朝廷下令,制止这次争斗,让秦皇门死里逃生?” 胖信使无语的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眼中写满了不理解的神情,后者微微一愣,身体一颤,刚要说什么,身边一直没说话的裴夫人忽然开口说道:“这样的可能是存在的,不是吗?” “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胖信使晃晃脑袋,对着小屋中的众人说道:“刚才我去拜见路宗主的时候,八百沙鬼门的部队已经在固原城西的山岭中扎好了营地,而南边的谷蕲麻军更是声势如雷,就凭借秦皇门如今从定远城中调出来的两百多人想要抵抗十倍于己的敌人,就算是秦皇门城高池深,最多也就顶上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内,朝廷的正式文书能够送到固原城吗?要知道,朝廷的命令可不同于一般的书信,一个电报发过来就能解 决的!” “那你的意思是,打算带着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去哪啊?到黄世杰面前痛哭流涕?”裴夫人有些不悦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胖信使,对着小屋中沉吟不语的众人淡然说道:“祖秉慧和黄世杰是什么关系,你们比我清楚的很吧,祖崇涯可是黄世杰的老师,祖秉慧更是黄世杰的发小,可是那又怎样?只要黄世杰不顺心,祖秉慧也要在南山别墅外面跪上三天三夜,而且最后还被黄世杰直接扔到了灵武伯的身边,最后还因为灵武伯的事情弄得两家大战,这事情大家都知道,你们就想想吧,如今祖秉慧呆在南山别墅,连给自己父亲下葬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等着黄世杰的安排下来,才敢给自己的父亲装殓送葬,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黄世杰可曾多说过一句话?你们都有同伴跟这祖秉慧呆在南山别墅,什 么情况我觉得你们比我清楚,去吧,找世子大人忏悔去吧,看看你们最后是不是和祖崇涯一样,尸体烂在地上也没人管!” “你!”胖信使的脸色一变,愕然的看着眼前的裴夫人,周围的众人也都无奈的摇摇头,黄世杰的性子大家都太清楚了,就是因为这太清楚了,所以到如今,才宁可待在有通敌之嫌的青龙谷,也不敢回到原本暖洋 洋的金城。...... “所以说,现在跟着贺兰会长是最好的选择!”裴夫人大声的说着,看到众人都不吭声,更是努力的加把劲儿,继续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众人:“也许在有些人的心里,贺兰会长似乎是个失败者,一点一点的丢失掉手中的优势,但是大家也别忘了,贺兰会长如今依然是固原城周围唯一一个可以和秦皇门比肩的势力,看看我们自大无比的黄世子吧,多少次世子大人都有能力将秦皇门像是捏蚂蚁一样的捏死?但是最后呢?损兵折将的破事还少吗?连带着还被秦皇门赶到了金城,用自己的老师和发小,带着咱们这么精锐的黄府禁卫军,也能被秦皇门打成打败,现在又忽悠着谷蕲麻过来替他收拾秦皇门,得了吧,谷蕲麻身后还有那么大的根据地,秦皇门让他损 失一半的兵力,这个家伙都不会干的,你们竟然相信他能一口气拿下固原城?我才不信呢!” “可是?这么就加入了贺兰会?我们的家人怎么办?这大冬天的,风雪交加的,黄王府要是因为我们加入了贺兰会将我们的家人赶出去的话,冻死街头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啊!”迟杉督有些为难的看着眼前的裴夫人,后者闻言一笑,对着迟杉督点点头,看着周围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微笑着说道:“所以我和贺兰会长之前已经谈好了,这是一份秘密协议,你们作为雇佣兵成为贺兰会的人马三个月,等到来年春暖花开,贺兰会长保证将你们的妻儿老小接回来,如果那个时候没有兑现承诺,这合约自动解除,钱粮禄米一分钱也不会少了你们,如果我们做到了,请诸位也从此和我一 起,为贺兰会的复兴出自己的一份力,如何?” “这倒是不错!” 迟杉督默默的点点头,周围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也都纷纷点头,对于这个很有点迁就意味的合约都很满意。 “既然如此,诸位再见!”路德韬从位置上站起来,将手中的烈酒一饮而尽,看着面前已经跃跃欲试的众人,有些无奈的说道:“我还是觉得秦皇门这次定不住涧山宗的攻击,这青龙谷估计也悬了,既然我哥哥说了打算收留我,大家 就此别过,贺兰会长,感谢你这么多天的款待,这个金佛是我从战场上捡来的,也算是一点心意,送给您了!” “多谢,我贺兰荣乐之前就说过,好聚好散,不会为难你们,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说到做到,路将军,前路茫茫,这金佛就跟着你吧,我不会要的!”贺兰荣乐摆摆手,淡然的一笑,周围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纷纷一愣,顿时一片叫好声在小屋当中响起,很快,贺兰会重生的洗小屋协定就签订好了,多年后,迟杉督回忆起这个夜晚,也会感觉命运是那样的神奇……

详情

猜你喜欢

扫码用手机观看

分享到朋友圈

更多

猜你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