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仲贤:和青年大学生初次谈话(4)

我不是在宣传民族主义,因为民族主义是一个狭隘的观点,它对受苦的世界会带来灾难。另外从我的经验得知,回到旧有的礼教社会也不能抵御西方帝国主义的铁蹄,我主张的是开明的、远瞻性的、相互理解的、以及自我克制的社会。一句话,不要把朋友变为敌人,不要把自己当作上帝,不要把自己观点强加于其他人的命运之上,毕竟无人知晓未来。我们必须尊重我们的未来。

为了说明我观点的正确性,请看教科书中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肖像。看一个人的面孔很容易发现他的态度。你会看见两种面孔,一个是帝国主义面孔,一个是慧善家面孔,一个支持的是暴力,认为通过暴力可以获得秩序是自然的法则;另一个则认为这是对自然的扭曲。这在卢梭的明言中可以看出:“人生下是自由的,但到处被锁链锁住。”伦斯特(Nemst)说,很难想象自然中除了暴力以外还有什么其他秩序。这使我大吃一惊,在历史书中有一张他的肖像,好像一只可怕的老虎要把人吃下似的,这种印象一直映在我的脑海中没有消失,一想起就会发颤。

MaxBom在爱丁堡大学物理讲座的演讲中说西方人不像爱空想的东方人,他们崇尚一种冒险的生活,科学是他们的冒险之一。这句话如此武断,有几个错误:一是在东西方之间划了一条不合时宜的分界线;二是把西方人作为科学唯一的占有者;三是如此评价相对立的两种文化是不正确的;四是藐视东方人对科学做出的贡献。李约瑟采用了一种缓和的态度,他肯定中国有科学的种子,不过由于地理政治气候原因没有得到发展。他的见解是否成立还有待商榷。我的回答更加深入,中国发明火药时,我们的祖先把它做成爆竹来庆祝祖父生日,而西方得到后做成武器,用以征服其他民族,这就反映了上面所强调的东西方世界观和人生观的差异。如果在这方面不能趋向一致,世界永远得不到和平。

那么如何解决问题呢?其实,答案很简单。人性不能改变,但哲学可以改变人,通过再教育方法来改变人们的自私和傲慢,并使人类成为一个大家庭,各部分有不同的特点、能力、可以互补合作,能促进大家的共同利益,印度的佛教徒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句话古今圣贤不知说过多少遍,你只要看他们的书就可以学得他们的教诲,问题是政客们不愿念书,也不愿受教诲,即使对他们有好处。

希望在下一代身上。善和恶、是和非之间的斗争是永恒的,年轻人也必须参与其中.有时你可以隐瞒你的信仰感情,但当逼急了时,你就会露出你的真心,因此必须学习真正的知识,真理在困难的时刻总能帮助你满足需要,只注意表面的人终究会失败。

这就把我们带入我国政府所主张的软实力政策(PolicyoISoftStrength),以及最近报纸中的讨论,多么智慧、明智的政策啊,它清楚地反映了一个经历了五千多年的文化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它不仅与孔子和老子的教导相吻合,它也注意到其他的文化在科、哲学、社会科学中所作的贡献。对我而言,要振兴中华民族,抵御前进途中的暴风骤雨,不管它从何方而来,它是我们整个国家的一个再教育的方向。我要讲一个有趣的事例,为何孔子为至圣,而孟子为亚圣。难道后者没有把孔子的学说发展到更高的水平吗?怪人大师辜鸿铭说:孔子主张学习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头两门讲文,次两门讲武。而当孟子见齐王时,当被问及战争的艺术时,孟子回答说:“军旅之事,未之学也。”于是齐王就对他失去了兴趣,让他走了。中国古代说“士”是一个适当武装起来的知识分子,就像兵士、战士、所以他成为四民,即士、农、工、商之首。所以在这一点上孟子就不如孔子,这就是我们在再教育中必须学到的一个重要原则。

大学生生活中“珍惜你的例外” 

一首古老的歌谣是这样唱的“Oh!Happy,happy are the days when we were young!”大学生活真是这样的。我们能从回忆中抹去这一切吗?许多人认为这可能是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也是某些人的初恋时刻。成功的事例不用再说,关键是那些没有成功的,什么是爱?什么是恨?难道像一而二或二而一那样容易区分吗?我记得一个“美人和老虎”的故事,说的是在一个年轻人面前有两个柜子,里面分别藏着美人和老虎,他必须做出选择要打开哪个柜子,故事到此就结束了,因为他不能肯定从里面出来的是美人还是老虎。我自己的情况是:我所想念的人变成了我橱柜中的骷髅,而另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倒使我后悔,并且如果我没有处罚她的愚昧的话,我会选过“文化大革命”的灾难!这说明了人生的复杂性,以及做出一个正确的判断不容易,大学的时光如此宝贵,一个年轻人当然希望有人替他出主意,而且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没有固定的规律遵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