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仲贤:和青年大学生初次谈话(5)

1Z9533O2-0.jpg

人们上大学是为了求得知识和智慧,但是不久他们就发现知识倒是容易求得,而智慧就像镜花水月一样不易触及。智慧好像天才一样,是自然的赋予,我们普通人最好把它称为直觉,而直觉是每个人都有权利讨论的。那么智慧的精髓是什么呢,虽然这个问题似乎模棱两可,但是我觉得它非常明确,简单地说就是判断力。智慧是判断力的表现。因此,我们说一个人有无智慧就是看他的判断力是否可靠,所以我的谈话集中干这一品质,而这一品质需要通过家庭、社会、学校、大学和其他机构的教育来获得。

因为你想作一个科学家,你就必须学习其规律与方法,严格来说没有一个固定模式,主要通过经验学习,不仅是自己的经验,也是别人的,还要警惕错误的萌芽,不要迷信权威,相信自己的判断。每个问题都有一个关键所在,必须找出这个关键。

首先,在准备方面,既然选择了你的专业,你必须了解并选择对你事业有最大帮助的来学习。当你选择研究对象时,必须能估计到项目结果的重要性。有的人选题跟随潮流,以便获得所需的经费,时时发表文章,否则就完蛋,我的答复是不要随大流,要坚持你的立场,哪怕会失去经费,同时你要尽最大努力学习前人。例如贝特森(Bateson)说:“treasure your exceptions(珍惜你的例外)。”剩余法是从欧克姆剃刀{Occam\'srazor}原则而来。平行或递增法从相似功能或者渊源功能的哲学方法而来。用传统逻辑不能解决问题时,就用辩证法;用直觉不能解决的数学问题,就把问题倒过来。把大问题分成若干小问题,再把小问题一个个地解决。这是费米(FerTnl)的方法。把一个大问题削减为一个个量简单的描述,这是孟德尔用的方法。我有时发现那些与我持不同意见的人在用一些可笑的方法,我才知道他们不是假装不懂。我只能怜悯他,有如此多的方法他都不用,我还有什么别的可说呢?

【注】:牛百科编辑yaochen:吴仲贤老先生是中国数量遗传学方面的祖师爷,由于我也是学畜牧的,对他了解比较多,他也是我比较崇拜的科学家之一,他的学生有在中国当院士的,有在英国、美国当教授的。作为一位遗传学家,他出版过英文小说,91岁时他在genetic上发表过论文,92岁时把白居易的《琵琶行》译成英文,93岁开始制作自己的个人网站,94岁能写这样的文章。我80岁时能有他这样的精力,就知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