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奶业家庭牧场的传承与发展及思考(1)

20171171727321750.jpg

2017年9月初,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产业经济研究室调研组对法国奶业进行了深度调研。调研期间,调研组获得了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走进了贝克顿先生经营的家庭牧场,并受到贝克顿夫妇的热情接待。调研组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与贝克顿夫妇进行了面对面的深入访谈。本报告是基于这次访谈收集到的比较翔实的第一手资料整理而成。需要指出的是,贝克顿牧场是法国6万多个家庭牧场中的一个典型案例,窥一斑而见全豹,我们期待广大读者可以透过贝克顿牧场这一案例,窥视法国的一般家庭牧场。

贝克顿家庭牧场发展概况

贝克顿家庭牧场位于雷恩市,即法国西北部的奶业之乡布列塔尼大区。雷恩市经济发达,特别是在农业、畜牧业、渔业和机械制造业等方面都拥有较强实力。在畜牧业经济方面,雷恩市最具有影响力的一项活动之一就是每年一次的畜牧业国际博览会。雷恩市也是法国最重要的奶业生产基地之一。无论是雷恩市还是整个法国,奶牛养殖业的经营主体是清一色的家庭牧场,大规模的工厂化养殖牧场基本无处可寻。根据法国奶业组织CNIEL提供的2015年统计数据,法国全国有 6.5万个家庭牧场,其中,按成母牛计算养殖规模在40-80头之间的家庭牧场居多。贝克顿先生所经营的家庭牧场与法国的大部分奶牛场经营模式一样是家庭饲养模式,其养殖规模为50头成母牛。由此可见,我们所访谈的贝克顿家庭牧场只是法国众多家庭牧场中的一个代表。

农场主贝克顿先生的家庭是一个4口之家,他的妻子叫希拉尔,在距离农场15公里左右的一家医院工作。他们有一双儿女,儿子27岁,在雷恩市农机贸易部门工作,女儿18岁,在大学读法律专业。目前,牧场养殖了50头成母牛和60头后备牛及小犊牛。这是一个典型的家庭牧场,家庭拥有农场产权,家庭成员是农场的主要劳动力,基本没有雇工。贝克顿先生在家庭牧场的运营管理等方面负全责,所经营的奶牛养殖收入为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奶牛养殖采用放牧与舍饲相结合的养殖方式,春夏秋三季多采用草地围栏放牧,在放牧草地建设人工水渠或人造水箱供奶牛饮水之用。放牧时节为2月份至10月份,放牧期间可以根据牛的采食量情况进行适当补饲。舍饲时间为11月份至1月份,舍饲期间除了饲喂牧草也要补饲配合饲料。

实行种养结合的养殖模式是法国家庭牧场的通常做法,贝克顿先生所经营的家庭牧场也不例外。除了养殖奶牛,贝克顿先生还经营着50公顷土地,平均每头成母牛牛拥有1公顷土地。在他经营的50公顷土地中,有7公顷属于自有产权,另外的43公顷是租种别人的土地。租用土地的合同期限是9年,到期后可以续租(除非土地所有者自己或者他的后代要自己开发这土地,不再续租)。土地的租金为170欧元/顷,土地租用价格由国家决定,地主不能自主决定土地租金高低。国家允许土地租金每年有一定的上涨,但上涨幅度不得超过1%。贝克顿先生所经营的50公顷土地分布在两个不同位置,A地块28公顷,位于牧场周边,B地块22公顷,距牧场7公里之外。50公顷土地全部用于种植牧草,牧草的播种、施肥、收割、晾晒、堆集等环节完全实行机械化作业。在放牧季节,贝克顿先生根据草地面积及牧草生长情况实行分区轮牧。一般情况下,在牧草长至十多公分左右时开始放牧。在放牧的同时,贝克顿先生还需要对草地进行维护和保养,主要是施肥和补种,但不需要灌溉。

贝克顿先生经营的牧场生产有机奶,50头成母牛全年生产牛奶25万升。每千升的牛奶生产成本为340欧元,成本构成包括饲料费用、后备牛更新费用、兽医药费用、社会分摊费用,也包括折旧,但不含人工费用,因为没有雇佣人力。生产的牛奶全部卖给拉克塔利斯公司(Lactalis),公司负责上门收集牛奶,每三天收收集一次。目前,公司的有机奶收购价格为每千升456欧元。该公司与贝克顿牧场签订合同,合同期为5年。合同期内,贝克顿牧场生产的牛奶必须交售给拉克塔利斯公司。合同期满后,贝克顿先生可以跳出合同,选择与其他公司合作,但需要提前12个月告知拉克塔利斯公司。(卖给Lactalis的奶农的组织,每年有一次年会,有专门的办公室,会员费0.15欧元/1000升。在当地有70个会员,除了谈判,还发布信息,负责维护奶农的收益。全法国有240个,卖给Lactalis的生产有机奶。工会在本地只有1个雇员。有其他生产有机奶也卖给Lactalis的奶农但是不参加工会。不是成员是没有权利讲价的,企业说多少就是多少。一般来说是同样的。)

按照目前的市场价格,一头泌乳牛的市场售价为1500—1700欧元,一头淘汰牛的市场售价为800—900欧元。按成母牛计算,目前该牧场奶牛平均单产只有5吨,奶牛单产水平低主要是因为奶牛只在放牧季节产奶,所以泌乳期只有9个月。另一方面,贝克顿先生表示,在他的经营理念中,他并不追求奶牛高产性能,而是追求牛群的健康、长寿性和控制生产成本,进而取得最佳经济效益。因此,他的牛群很少生病,牛的生产寿命也较长。在过去的四年里,他的牛群只有3例乳房炎发生,较同类牧场的十几例乳房炎发病数要低好多。事实上,从成本收益上看,每头成母牛每年取得的毛利润为580欧元。

贝克顿家庭牧场的传承

如同其他绝大多数家庭牧场一样,贝克顿牧场是一个世代传承的家庭牧场。据贝克顿先生介绍,牧场的最初建设时间是1903年,经过几代人的传承,牧场至今年已经114岁了。贝克顿先生是1994年从父母手中接过牧场,至今已经经营了23年。在贝克顿先生看来,家庭牧场不仅仅是一种谋生手段,而且是家族事业、家族文化和家族精神得以延续的一种载体。因此,经营家庭牧场的每一代人在追求上,都更注重牧场的长远发展并且兼顾当前利益,最大限度地做到经济上和生态上的可持续发展。传承性成为这个家庭牧场的一个支点,在过去的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贝克顿家族不舍不弃地经营和发展着这个牧场,使这个家庭牧场成为其家族延续的一个符号。

现如今,贝克顿先生已52岁,也已到了天命之年。根据法国的相关规定,农场主62岁可以退休,退休后可领取退休金,最低每月480欧元。因农场主还有农场作为保障,所以农场主领取的退休金要低于产业工人。当然,对于农场主来说,退与不退,决策权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中。贝克顿先生介绍说,他要向父辈们一样把家庭牧场传承下去。在法国,家庭牧场的传承对于家庭中年轻一代的男性成员来说是一种自然结果,是一种使命,也是一种默契。但是,这种传承不是墨守成规,而是在传承中改变和发展。贝克顿先生十分欣慰地告诉我们,他的儿子已经答应自愿接班,并将于2018年1月份辞去现有工作,回来和父亲一起经营家庭牧场。儿子加入进来之后,贝克顿要将牧场股份的相当一部分转给儿子。同时,牧场也要更名。在法国,家庭牧场的继承方式多数情况下是子女需要花钱从父辈那里买下牧场,贝克顿先生也是从他父母手里以购买的方式接手家庭牧场的。子女继承牧场,只缴纳一些交接过程中所需要的手续费,政府不征收财产继承税费,免增值税。

贝克顿先生的儿子在大学选择学的是农业,儿子的农业专业选择可以说为进入家族企业和担当经营责任做好了准备。据介绍,法国特别重视农业教育,重视对新农场主的培养,从事农业技术教育的机构众多。其农业教育体系由高等农业教育、中等农业职业技术教育和农民职业教育三个部分组成。这三个部分相互补充、紧密衔接,分别为社会培养高级技术人员、各类农业工程师、行政官员、农业院校教师、经营者或生产者。法国农业教育体系最大特点是重视实用性,教学过程中重视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教学场所能够从课堂扩展到农场,使学生可以较早地接触农业及食品生产领域。

法国家庭牧场的传承与政府的重视也是分不开的,政府的政策扶持对于对家庭牧场的传承也起到了激励作用。贝克顿先生介绍说,儿子作为青年人留在农村发展,得到法国政府的安置费2万欧元。事实上,每个40岁之前的年轻人到农村发展都可以得到这笔补助。补助的目的是为了让年轻人安心在农村中就业,在农场中发展。除此之外,贝克顿先生的家庭牧场还可享受到牛奶生产补贴。根据欧盟现行的农业补贴政策,对牛奶生产没有直接补贴,但是对于用于奶牛养殖配套的土地进行补贴,补贴标准为每年每公顷250欧元。由于贝克顿牧场从事有机牛奶生产,因此,贝克顿牧场又得到每公顷土地100欧元的额外补贴。需要说明的是,欧盟对奶牛养殖用地的补贴直接发放给从事奶牛养殖业的家庭牧场,这项补贴不与土地所有者挂钩。

 

原文标题:法国奶业家庭牧场的传承与发展及调研后的思考——法国贝克顿家庭牧场案例调研报告[1]

本文转自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产业经济研究室编著中国奶业经济调查研究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