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奶业家庭牧场的传承与发展及思考(2)

cowinfo.jpg

贝克顿家庭牧场的发展

由于市场需求的拉动,有机牛奶市场份额不断扩大,呈现出供不应求的发展态势。贝克顿先生通过细心观察发现了生产有机牛奶的市场商机,于是,牧场从2008年开始了由原来生产普通牛奶向生产有机牛奶的转换。法国对有机牛奶生产实行严格的认证制度,贝克顿先生从全国十几家认证机构中选取了一家为自己的牧场进行认证。根据欧盟的相关规定,牧场从生产普通牛奶向生产有机牛奶转变需要两年的转换期,转换期内草地生产和牧场管理要严格按照有机要求进行生产,生产的牛奶仍按普通牛奶进行销售。转换期结束后,牧场除了接受每年一次的重新认证外,还要接受各种相关的突击检查。在繁殖方面,提倡奶牛自然繁育,允许人工授精,但是不能使用胚胎移植技术和基因工程等相关技术,禁止使用激素控制奶牛的生殖行为。事实上,贝克顿牧场从上个世纪60年代就开始应用人工授精技术,但并不是由农场主自己操作,而是由奶牛配种由人工授精合作社负责完成,而且没有政府补贴。对于人工授精未孕的个体实现本交配种。

贝克顿先生认为,从普通牧场向有机牧场转换这个决策是明智之举,他是一个受益者。因为欧盟各国取消配额后,国际市场出现了牛奶供过于求的情况,普通牛奶价格下跌,很多生产普通牛奶的家庭牧场面临着经营压力。但是,目前有机牛奶市场需求旺盛,供不应求,价格稳定,他的牧场免遭普通牛奶市场价格波动的困惑。而且,有机牛奶价格还可以随着牛奶质量指标的提高而相应提高。为了提高有机牛奶的品质,贝克顿先生选择了养殖诺曼底这个品种。贝克顿牧场生产的有机牛奶品质的主要指标:乳蛋白3.2%,乳脂肪3.8%,菌落数5万以下。拉克塔利斯公司为了鼓励牧场生产好奶,对于高于基础指标的部分实行加价奖励,乳蛋白每提高0.1个百分点,奶价相应提高6欧元/吨,反之降低;乳脂肪提高0.1个百分点,奶价相应提高2欧元/吨,反之降低。

贝克顿先生自己坦言,从普通牧场向有机牧场转换既有压力又有风险,压力来自牧场生产成本上升。由于有机牧草和饲料在生产过程中不允许使用农药、化肥等,其产量仅能达到常规生产的80%,因而相应地增加了牛奶生产成本。风险来自贝克顿牧场周边那些从事非有机牛奶生产的邻居们,一旦这些邻居使用的农药、化肥污染了贝克顿牧场,他将失去有机牛奶生产资格,由此造成的损失首先要由贝克顿先生来承担,他要挽回这种损失需要走复杂的法律诉讼程序。如果有机牛奶生产者主观故意作假,不仅有机认证会被吊销,还要受到刑事追究,后果相当严重。根据自己的转换经历,贝克顿先生建议那些计划转换的奶农要尽量提早做好各项准备工作,包括能够容忍低产的思想准备。

贝克顿先生介绍说,他于2013年花费了12万欧元购买了一台机器人挤奶装置,在当地率先实现了挤奶自动化。有了机器人挤奶系统,不再需要固定挤奶时间了,每头奶牛可根据自己需要自动上位挤奶,实现了牛群全天候自由挤奶。这台机器人挤奶装置每天可挤奶牛65头,有效地提高了挤奶的劳动效率,可以降低75%的人力成本。不仅如此,机器人挤奶系统还可使奶牛产奶量提高10%。

在法国,家庭牧场生产规模的扩大受到劳动力、土地、资本等生产要素的制约。随着儿子即将回归牧场,家庭牧场劳动力供给增加了,所以贝克顿先生计划扩大牧场经营规模,把成母牛扩群至80头,把产奶量增加至40万升。贝克顿先生介绍说,资本要素并不是影响牧场扩大经营规模的主要障碍,得到银行贷款比较容易,而且目前贷款利率很低,还款期限分为5年、7年、12年、15年,他可以自己根据需求情况而定,政府和银行对牧场贷款无特殊优惠。最让他困惑的是土地要素,由于政府对环境监管方面非常严格,在牧场的粪污处理方面他必须谨慎对待。根据规定,液体粪污储存最多不超过4个月,固体粪污储存最多不超过2个月,而且每公顷的氮施入量不得超过170公斤。牧场目前采用漏缝地板清粪工艺,地下设有储便池,粪尿能从漏缝地板漏下去,经6个月堆肥处理后还田。既节约了粪污处理成本,又实现了种养良性循环。贝克顿牧场目前的50公顷土地只能饲养50头成母牛。如果牧场要扩大经营规模,贝克顿先生必须找到额外的30公顷土地。但截至目前,这额外的30公顷土地还没有着落。

贝克顿家庭牧场调研后的思考

贝克顿家庭牧场只是法国数以万计家庭牧场中的一个典型案例。如果把贝克顿家庭牧场看作是一只麻雀,那么,这个案例调研就是对这只麻雀进行了解剖。通过解剖贝克顿家庭牧场的典型案例,给正在转型升级中的中国奶业留下一些重要思考和启示。

第一,家庭牧场可以实现适度规模经营。关于适度规模经营问题业界已有很多讨论,许多学者、官员给出的定义也各有不同。贝克顿家庭牧场扩大经营规模的过程使我们从实践上更加明晰了什么是适度规模经营。所谓适度规模经营,就是在现有生产要素约束条件下,能够实现经营利润最大化的经营规模。贝克顿家庭牧场经营规模扩张的前提条件是劳动力、土地、资金、技术等要素的供给需要得到基本保障,而且这些要素的供给水平应与牧场经营规模相匹配。现在回过头来看看我国的所谓的“规模化牧场”,难有几家真正做到了自己支配的生产要素资源与牧场经营规模相匹配。离开了生产要素约束条件,适度规模经营就无从谈起。因此,不能把奶牛养殖业的转型升级简单地理解为规模化,更不能把规模化简单地理解为规模越大越好。更准确地说,我国奶牛养殖业的规模化是在人力资本和土地要素没有得到充分满足的条件下而进行的盲目扩张,其结果是造成了大量的规模化牧场规模不经济。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近些年来我国奶牛养殖业的规模化占比越来越高、养殖规模越来越大,但是,奶业国际竞争力却变得越来越低。

第二,家庭牧场可以生产安全放心的牛奶。贝克顿家庭牧场的存在和发展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经过几代人的传承发展到今天的程度。这说明家庭牧场的培育和发展需要一个历史过程。养殖经验的积累、知识和技术的补充更新、牧场文化的沉寂,都需要这样一个历史过程。因此,发展家庭牧场没有捷径可走,不能搞运动,不能搞突击,不能大跃进。另一方面,贝克顿家庭牧场从普通牛奶生产向有机牛奶生产转换的经历清楚地告诉我们一个事实,一杯合格的牛奶、一杯放心的牛奶、一杯有机牛奶是靠诚信、靠严格的管理管出来的,并不必然与生产规模成正比。再回想一下,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发生后,我国有多少潜在的家庭牧场、中小养殖企业被无辜地淘汰出局?并由此给养殖户、给奶牛产业、给国家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

第三,家庭牧场可以实现生态循环养殖。种养结合既是贝克顿家庭牧场的基本做法,也是法国家庭牧场的普遍做法。这充分说明,发展奶牛养殖业必须要实行种养结合。家庭牧场实行种养结合有以下好处:一是有利于家庭内部劳动力资源和劳动力时间的合理配置,养殖作业和种植做也可以错时进行;二是有利于节约养殖生产成本,饲草、饲料的自产自用,既可保证廉价供应又保证质量和安全;三是有利于家庭牧场实现种植业和养殖业的良性循环,养殖业为种职业提供肥料,种植业为养殖业提供饲草饲料,同时还可以减轻养殖业引起的环境污染压力。当前,我国奶牛养殖业存在的重大缺陷就是种养分离。种养分离不仅推高了养殖成本,而且造成粪污处理难度加大,养殖规模越大带来的环境污染的风险就越高。因此,今后政府应把对奶业扶持政策的重点放在如何解决奶牛养殖业用地方面,应鼓励和扶持种养结合的养殖模式,同时各级土地管理部门相应做好配套服务。

第四,家庭牧场可以实现奶牛养殖业现代化。贝克顿家庭牧场养了50头成母牛,即便是按照法国家庭牧场的规模标准,它的养殖规模也只能算是居中。但是,贝克顿家庭牧场从2013年购买了挤奶机器人,全部泌乳牛都利用机器人挤奶。当然,该牧场还有其他设施设备,只是本报告未予提及。不可置否,无论是按照法国标准还是按照中国标准,贝克顿家庭牧场都称得上是一个现代化的养殖场。这说明家庭牧场可以成为奶牛养殖业现代化的有效载体,一个养殖场的现代化程度需要有一个适度的规模,但并不必然与生产规模成正比。这就意味着我国在促进奶牛养殖业现代化进程中,应处理好规模化与现代化的辩证关系,不是小规模经营就不能实现现代化,也不是规模越大就越容易实现现代化。奶牛养殖业现代化必须要把适度规模经营作为前提条件,离开了适度规模经营,奶牛养殖业现代化的目标就难以真正实现。

原文标题:法国奶业家庭牧场的传承与发展及调研后的思考——法国贝克顿家庭牧场案例调研报告[1]

本文转自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产业经济研究室编著中国奶业经济调查研究 微信公众号。